蛋奶柚子糕

存个戏档,装逼用

"我十分想念您,亲爱的父亲。"
提笔、落下。仅靠着在那囚笼噩梦般的孤儿院中所学来的些许知识来拯救这若存若亡的情感,阖眸却仍有燎原烈火中所产生的地狱不断冲击。
终是不知道该继续在信上写点什么。写信可没什么乐子,自由的夜莺最终归宿定是那林木青翠间。——可惜这自由也被禁在荆棘之中、拍打着翅膀向天空挣扎所换来的也只有触目惊心的遍体鳞伤,和留在荆棘中曾光鲜亮丽的羽毛。
最后的最后只得苟延残喘着向光洁的天使伸出寻求救命之手。翻肠搅肚换来的救命稻草,能做的只有将自己从深渊边缘捞起,然后再次狠狠推向只有一人的、不断燃烧着的不测之渊。夜莺的结局只有从本应唱出天籁之音的嗓子中扯出断断续续的沙哑音节、最终一命呜呼。
上帝只会编制出娓娓动听的歌谣,却从未将那惨不忍闻的现实重新编写。

评论
热度(5)